春去秋來 ,沒有人再提起袁盼盼的婚姻,洛杉磯的老同學也很少

跟她聯絡,杜凡偉有幾回經過洛杉磯,曾經跟老同學小聚,她都沒有來,

只是輾轉聽說她又生了一個孩子,一家四口住在市郊一個老舊社區。算一算

也快花甲之年,杜凡偉看著鏡子裡的自己,稀疏的白髮,鬆弛的臉皮,不

能不承認,青春已逝,舊夢難尋,人生至此,感情世界仍是一片荒蕪,如

果一定要說曾經愛過,那就是袁盼盼,可是就像一連幽夢這首歌,"我有一

簾幽夢, 不知與誰能共,多少秘密在其中 ,欲訴無人能懂,窗外更深露重

,今夜落花成塚,春來春去俱無蹤, 徒留一簾幽夢。"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當年的甜美少女,如今應該也是白髮蒼蒼,即使染整,也難掩歲

月痕跡,在路上擦肩而過,恐怕也不一定能認得出來,杜凡偉有預感,今生

今世大概難再相見,即使相見也人事全非,徒增惆悵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班頭娶媳,宴席上老同學齊聚一堂,幾個阿嬤級的女同學炫耀完了

自己的得意人生之後,有人突然提起袁盼盼:

" 哎,你們知不知道,聽說袁盼盼又離婚了.......。"

" 什麼?為什麼離? "

" 不知道耶........。"(待續)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不悔 的頭像
不悔

逐夢生涯

不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