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切都打點妥當,就等著上飛機了,這時想起該去跟

失智的老媽辭行,奈何坐在輪椅上的老媽,已完全不認得眼前的

女兒,放空的兩眼,失神的望著遠處,好像在等候什麼人回來,

凌若南一陣鼻酸,心痛如絞,父母在不遠遊,何況老媽就像風中

殘燭,此去不知還能再見否?想到這裡,頓時功名利祿萬念俱灰,

自己忙忙碌碌,汲汲營營,所為何來?這一切到底是值不值得?

淚眼婆娑中,凌若南不禁茫然........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滿腹心事的回到台北,腦海中浮起的全是兒時情景,那

時候媽媽就是一切,小小心靈只有媽媽,不要說叔叔阿姨的一顆

糖,就是拿全世界也換不走媽媽,每次出門,她都是緊緊抓著媽

媽的手,深恐童話故事裡的大野狼或虎姑婆突然跳出來,長大唸書

以後,每天放學總是飛奔回家,看到在廚房裡忙碌的媽媽才放下心,

直到唸大學,出來做事,才和媽媽漸行漸遠,媽媽也越來越老邁,

變成處處需要照顧的老媽。想到這裡,不覺傷感難抑,淚眼模糊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人總是要長大,遲早要離開媽媽的呵護,獨自出去探索

這個世界,追逐自己的理想,凌若南輝煌的理想在遠方,她咬咬牙,

狠下心,告訴自己,人生就像一本書,總要一頁一頁的翻過去,

再親密的人,遲早也要鬆手,再不捨的人,最後還要分開。人生,

本來就是一場遊戲一場夢,太執著太認真只是自苦苦人罷了。(待續)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不悔 的頭像
不悔

逐夢生涯

不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