吳元仁溫言婉勸:" 聽說聖文森的首都還不致於太落後....,

而且艱苦地區待兩三年通常都會改派美加地區,先苦後甜,總比先派美加,

之後再到落後地區吃苦好些......。"

" 我不知道.....。"

" 也許....我們先...結個婚,之後我去陪妳.....,"

在老爸的催促,老媽的憂慮之下,凌若南百般思量,千般計較,終於想清楚了,

她慎重其事的跟吳元仁說:

" 我有三個條件,如果你都答應,我才結婚。"

" 什麼條件?"吳元仁興奮的跳起來,無法克制想全部一口答應的衝動,

但還是強忍住了。

 

 " 第一,結婚後我要保留工作跟居住的自由。"

" 沒問題!"

" 第二, 我賺的錢要交給父母,你的收入全部拿來家用。"

" 沒問題!"

" 第三, 如果有孩子,第一個男孩要姓凌,延續凌家香火。"

" 這也沒問題。"

凌若南感受的到,是為了愛,對方才會如此乾脆,只有死心塌地的愛,

才會讓人生死相許,區區約法三章,算得了什麼。她看著他如獲至寶,

滿心歡喜的表情,忽然覺得有點羨慕,也有點歉疚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兩家忙著張羅婚事,其實也只是法院公證,然後請了幾桌酒席

,外放加結婚,賀客都說是雙喜臨門,可是凌若南卻沒什麼特別欣喜的

感覺,好像置身事外的人,在一旁冷靜的看著賓客道賀,敬酒,起鬨,

看著新郎像會笑的玩偶般被擺布,捉弄,好不容易熬到曲終人散,新郎

卻已經醉得不醒人事。(待續)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不悔 的頭像
不悔

逐夢生涯

不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