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年的集訓很快就結束了,凌若南以優異成績拿下了第一名,隨即

分發到北美司,吳元仁則回到新聞局上班,他在愛情的單行道上,繼續踽踽

獨行,無怨無悔,希望總有一天等到她的青徠。在寫給凌若南的信裡,他大

告白自己的慕情,雖然等不到回音,但大家聚會活動時,兩人卻若無其事

參加,彼此都沒有多說什麼,似乎已經建立起一種奇怪的默契,一方守著

似有若無的感情,默默的等待另一方不排斥不接納不表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凌若南不喜歡,但也不討厭他,有時想想他也蠻可憐,有空就往她

家裡跑,見不到人就陪她老爸下圍棋,兩個人一下就是半天,凌若南藉口有

事,不是跑出去就是躲在房間忙東忙西,根本不裡他,倒是她老爸看不下去,

找了個機會勸她:

" 我看這孩子還不錯,忠厚老實,對妳一片癡心,言聽計從,能嫁這種老公

也挺好......."

" 啊呀,爸,你不懂啦......."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終於有一次,凌若南答應了他的邀請,去中正紀念堂聽音樂會,整晚

兩人壁壘分明,像剛認識的朋友,散場後看到廣場上很多人,月色也很好,凌

若南不置可否的跟著他散步,認識這麼久,那是第一次單獨相處,凌若南發覺

他在拘謹的外表之下,也有風趣善良的一面。就這樣,有了之後的約會,可是

約會了好幾次,凌若南不讓他超越雷池半步,連手都不讓他牽。(待續)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不悔 的頭像
不悔

逐夢生涯

不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